法甲

凤灵 第二百八十章 杀意

2019-12-04 13:03: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凤灵 第二百八十章 杀意

第二百八十章杀意

“当……”

一声钟鸣传遍了整个九虚山。电莽连同天空的雷云都被这一声钟鸣震散。而清净宗所有****,包括距离禁地最近的乐伯正和公羊苋,都被震的识海有些混乱。有些修为低下的****,甚至脸**一白,双眼一番就此昏迷了过去。

九虚山一处洞府中,鲜于苍脸**凝重,正在双手连连掐动法诀,****一种密法到了紧要关头。就在这时,一声钟鸣却突破了洞府的禁制,传入了他的识海,并且让他的识海产生了一丝震动。

然而,就是这一丝震动,却让他正在变幻的手势微微一缓,然后鲜于苍便如同**口被人重击一样,喷出一口鲜血,**内真元更是如同失去约束的野马一样,开始乱窜起来。

“糟糕”

鲜于苍又惊又怒,吞下几颗丹**,拼命压制,才让**内的真元渐渐平静下来。

“噗”的一声

,又吐出一口鲜血,鲜于苍才脸**发白地睁开了双眼。

“刚才那声钟鸣是怎么回事?不但破坏了老夫的****,还差点害得老夫走火入魔”

鲜于苍伸手擦掉唇边的血迹,眼中露出凝重之**。虽然秘法****已经失败,但他却因此而受了重伤,本来应该继续闭关疗伤。但是这突然而至的钟鸣,却让他心中产生了不好的感觉。

他知道现在的清净宗只有乐伯正这一名长老在处理事务,按理来说,以清净宗的实力和地位,自然不会有什么人不开眼的前来找麻烦。但是这世上总有许多事情是不能以常理来看的。要是真的有什么不开眼的家伙,趁此机会来九虚山撒野,恐怕以乐伯正一人之力还有些势单力薄。

于是鲜于苍决定出关至少那个搞出这一声钟鸣,害他受伤的家伙,就需要好好教训一番。

鲜于苍闭关之处的洞府外自然找不到任何人,于是他闭上眼睛散开神识,想要看看乐伯正现在在哪里。如果说清净宗此时发生了什么大事,想必乐伯正应该是清楚的。

“咦?”

鲜于苍发出一声惊咦,然后睁开了眼睛,扭头望向了禁地的方向。

“囚禁离吾的禁地那里怎么天地元气波动的如此厉害?难道这小子又搞出了什么事情?”

他心中疑**,自然便向那里赶去。一路上却是听到了一些****的议论声,大概知道了一些情况。

但是,这些听来的一鳞半爪,却让他心中更加焦急起来。

“胡闹离吾这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怎么就这么冒冒然引动了天劫?现在劫云已经散去了,也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有顺利渡过。有二师弟在,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

鲜于苍想到还有一个乐伯正坐镇,心里总算有些安**,但是速度却仍然加快了许多。这让他**内的伤势又有些波动起来,让他的脸**看上去非常苍白。

此时的九虚山上,没有人知道鲜于苍已经提前出关了,并且正在飞速赶来禁地。几乎所有人都在为这突然出现的钟鸣而震惊,惶惶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先反应过来的,当然是乐伯正与公羊苋这师徒二人了。虽然他们距离禁地更近,所受到的影响也最大,但是这二人的修为毕竟摆在那里,不是其他人可以相比的。

“刚才那是什么?我好像看到了一座巨大的金钟”

望着禁地方向,公羊苋眼中闪过一丝惊疑,向乐伯正问道。

“为师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此时劫云已散,也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样了。刚才那团金光……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走,我们进去看看”

乐伯正也是一脸的凝重,对于奚离吾原本必死无疑的信心,忽然产生了一丝动摇。

师徒二人怀着复杂的心情,一起进入了禁地,并且很快看到了身**仍然完整无缺的奚离吾。

此时的奚离吾满身焦黑,穿在身上的衣**早已成为灰烬,只剩下一套布满裂纹的青木仙甲套在他那没有一处安整**肤的身**上。很显然,这套仙甲在他渡劫的过程中,为他抵挡了不少的伤害,不过看那些密密麻麻的裂纹,想来这套仙甲也算是半废了。

不过,最吸引乐伯正师徒二人目光的,则是此时正悬浮于奚离吾身**上方的一只金钟。

虽然,这只金钟现在看上去只不过拳头大小,但是它却散发出一团淡淡的金光将奚离吾包裹在其中。

看到这只金钟,师徒二人的脸**顿时一变。他们知道,之前那座巨大的金钟影像,还有那一声让他们识海震荡的钟鸣,应该就是眼前这只金钟所发出的。

宝物

虽然他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清净宗有这样一件宝物,但是很显然,这是一件有可能与神器媲美的宝物只是不知道奚离吾是从何处得来的。不过现在,这金钟却马上就要易主了。

相互对视一眼,师徒二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火热。他们点了点头,开始小心翼翼地向金钟和奚离吾身边接近。那模样别说不像师伯师兄看到自已受伤的同门一样着急担心了,倒更像是在接近一个可能随时爆炸的危险物品。

“师弟?离吾师弟”

公羊苋口中还试探**地低声呼唤了两声。但是不知道奚离吾此时是死了,还是昏迷了,反正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乐伯正和公羊苋终于站在了奚离吾身边三尺之外。再接近,就进入了金钟发出的金光之中了。

“没想到这金钟居然会自动护主。”目光火热地看着那只拳头大小的金钟,乐伯正微笑着感叹道。

他已经透过那蒙蒙金光看清楚了奚离吾的情况。他所然伤势颇重,并且昏迷不醒,但是**内的生机却仍然旺盛,甚至就连那刚刚渡过雷劫的元婴,也没有受到多大伤害。很显然,奚离吾的天劫已经成功地渡过。

“按理来说,你成功进阶元婴期,我这个做师伯的应该高兴才是。可惜啊,你的存在,却会阻碍苋儿得到掌门之位。所以,离吾师侄,无论如何,今**都要死”

乐伯正眼中露出杀意,一手并指如剑,点向奚离吾的丹田,另一只手却是向着那只金**小钟抓去。

乌鲁木齐治疗妇科费用
湖南省儿童医院预约挂号
云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