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村话

2019-09-14 07:05: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进入六月,布谷声声,田里麦子黄得前赴后继的。大麦登了场,小麦跟着黄。队长宝富忙得焦头烂额,整天指挥生产队社员们抢割抢收。大有“人不分男女老少,地不分东西南北”的阵势,一切为了夏收夏种。早上天才麻麻亮,宝富就急吼吼地吹响了哨子,人们一个个揉着惺忪的眼睛陆陆续续来到队场。宝富先是来来去去的看了几遍,确定人全来了之后,就领着人们背老三篇。今天是《为人民服务》,明天就是《纪念白求恩》或者是《愚公移山》,一天一篇,然后一起跳忠字舞。这些做完,宝富就开始分工。那几个去割麦子,那几个挑麦把,那几个扬场脱粒,那几个萳泥划渣。一切停当,他就回去睡个回笼觉,每天还不忘带个女的一块走。整个生产队只要是他能睡的他都一个不漏,女人们也愿意跟他睡。看中了那个女人,宝富就说,您,今天跟我一起去划渣。女人一听就懂了,连忙跟着宝富一起回家去“划渣”。“渣”划完,什么活也不要干了,今天别的妇女多少工分她就多少工分。女人们明白,她们的男人也心照不宣,谁也不敢得罪宝富。生产队长的权力很大,分粮分草什么的,看谁不顺眼就少分点给谁。最要命的是逢年过节的,生产队总要杀一头猪分分,女人跟宝富睡的次数多的人家就有肥肉吃,否则,就只能拎着瘦肉回家。平时得罪过宝富的,干脆肉也没有,就把猪大肠猪心猪肝什么的都是一些没油水的东西拿家去充数。许多男人回家就经常教育自己的女人:以后活泛些,队长叫您做啥就做啥,又坏不掉,怕什么?您看那几家都分的肥肉,那个膘多厚!女人就说,他不叫我咋办,总不能央求他吧。男人就说,以后在宝富面前走路扭的起来,让他看懂您的意思。女人就点头。
男人叫自己女人“走路扭的起来”是有依据的。队长宝富的女人叫乔云,乔云生的白白净净,大屁股大 的很是招人显眼。她走路一扭一扭的,特别是在男人们面前,那个动静非常大。一帮老少爷们碍着队长宝富的面子有贼心没贼胆,就干咽吐沫。他们都认为队长婆娘是大队书记用的,自己没有这个福分。觉得女人无论长得怎样,只要走路扭起来就好看。宝富在自己婆娘身上很放心,他发现谁要是多看他女人几眼,就多分的活给他,累死他。因此宝富虽是生产队长,却拥有过去皇帝享受的权威和待遇。
这几天天气锦上添花地热起来。宝富生怕热出人命,就叫社员们中午多休息,活放在早晚夜里去干。午后,知了一声声叫得人心烦意乱,太阳毒花花地晒得路上起了厚厚的一层白灰。乔云中饭碗一撂,就拿了一张草席睡到了大树阴凉下。有阵阵南风吹来,乔云很是惬意,迷迷瞪瞪的很快就睡着了。梦里,她感觉宝富爬到她的身上,动静非常大地干得一丝不苟,她也就配合着哼哼感到非常舒服。又过了一段时间,她被宝富吼醒。“您这个不要脸的,在外面睡觉咋不穿件衣服?”乔云一看自己浑身一丝不挂,纳闷了好半天终于想起来是怎么一回事了,她问宝富:刚才在我身上的不是您呀?宝富一听,懵了。他奶奶的,拳头溜子往我眼睛上打了。一个个反了,这还有王法吗?他一巴掌打在婆娘脸上:您给我用刀板剁,剁出血印来。看是哪个少年亡的干的!乔云连忙回屋里穿了衣服拿了刀和刀板剁了起来,那时虽是下午,太阳仍然不屈不饶地晒得人头昏。大路上,乔云披头散发,一走一路烟:少年亡的,不要脸呀,偷人家睡啊,不为奇嗷。您实在想哩,就跟老娘说声,老娘不是死人,能不肯吗?——。喊一声,刀就狠命地在刀板上剁一下。全生产队的社员们一个个心里都慌慌的,生怕刀板上真会有血印,一旦上面有血印,那就肯定要死人。这个人是谁呢?这么大胆,队长婆娘都敢睡,难不成他想做大队书记?
乔云一口气把整个生产队的家家户户都骂遍了,也没有一个人承认,刀板上更是见不到一丝血印子。宝富气急败坏,说:下午不上工了,到队场上开会,我今天非要查个水落石出。
后来社员们就在队场上坐在太阳底下,听宝富骂娘。骂完了,宝富说,现在再给你们五分钟的机会,自己说出来,我绝不追究,要不然等我查出来就开批斗大会,挂牌子游行,斗死他。
五分钟很快过去了,宝富急了。他说,好,现在抓阄。他把一把卷烟纸掏出来递给生产队会计:给我写上一张反革命的字样,其余的不写。团起来放在一起,让社员们抓阄。
后来这个阄就被光棍宝根抓到了。社员们气疯了,都骂起宝根来。也难怪大伙气愤,半天时间耽搁了,一个个都没有工分。
宝根被斗了一年多才死掉。临死时他还想为自己翻案,他有气无力地说:我没睡队长的婆娘,我睡他婆娘我就不是人。呵呵,大伙儿感到真好笑,阄都抓到您了,会不是您?
若干年后,人们还为那天下午没挣到工分而生光棍宝根的气。


苏人作于青岛

共 18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那个年代是吃大锅饭的;那个年代,是集体劳动、靠挣工分养家糊口的;那个年代,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那个年代是无法无天的;那个年代一个生产队长的权力简直赛过皇帝。作者以其不俗的文笔为我们讲述了那个年代的印记和风情。真实又离奇!宝富,一个生产队长而已,却在那个年代呼风唤雨,只手遮天,俨然一个土皇帝,女人们纷纷愿意跟他睡,他不愿意去睡的娘们,男人们还要责骂自己的娘们,让她们主动点。这是个人伦尽丧的荒唐年代啊!而一旦生产队长的老婆被人睡了,那可不得了,简直是炸了锅啊,因为他有“生杀予夺”的权力,所以他可以草菅人命。这是一个十分恐怖的年代。小说真实反映了那个灰色的年代里的人和事,读来唏嘘不已!亦是对那个年代的批判和控诉!小说极好!推荐共赏!【微编:宋歌99】【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72101】
1 楼 文友: 2014-07-20 15:54:04 问好苏人!恭祝夏安! 常对现实心生不满,故而常到小说里虚构人生。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
晚上睡觉夜尿多怎么治
幼儿中暑
小孩半夜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