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奥洛帕战记 第十一章 插曲

2019-12-04 21:13: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奥洛帕战记 第十一章 插曲

虽说与美女同行是一大乐事,但若是被美女牵着鼻子走,朱利安可就一点都不感到乐趣。

丹特将自己骑乘的马匹与原来拉车的马编在一起,让两匹马同时成为拉牵的动力,这样在遇到危险时要逃跑,沉重的车厢也跑得更快一些。

伊佩雅坐在车厢里,不时拉开车窗往外张望,丹特负责驾车,朱利安则骑着马跟在旁边。在其他人看来,他们三人不过是普通的贵族千金、仆人、侍卫而已。

“大小姐,天快黑了,还没到您说的地方。”为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朱利安自称不可能再称呼伊佩雅为“女皇陛下”。

“看到那座山岗吗?翻过之后,再淌过一条小河就到了。”伊佩雅从车窗里探出手来,指向左前方。眼见朱利安皱着眉头,伊佩雅补充道:“放心吧,朱利安。我说天黑之前能够到达就肯定能到。”伊佩雅把“特使先生”改为直呼其名,而对于自称的“妾身”也变回了最普通的“我”。

“好吧。”朱利安也不多说什么。

在“认路”这一方面,朱利安没有任何发言权。他的童年虽在罗卡尔帝国渡过,但是他从未离开帝都深入这么偏远的郊外,就算他想,他父亲也绝对不允许;相对而言,身为皇族的伊佩雅对这荒野之路如此轻舟驾熟,让朱利安意料不到。

三人继续往既定的方向前进,但在走不到30分钟,丹特突然开口:“主人,有件事我不得不说。从刚才开始我就留意到附近有惊鸟飞掠,空气中似乎隐藏着细微的杀气。”

“所以你想绕道吗?”朱利安问。

“是的。前方可能不安全。”丹特老实地说出了心中的想法。

其实朱利安也是从刚才开始就产生一种不安的感觉,不过在这种感觉未明显扩大化

,或出现任何实质的证据之前,他只能将其理解成捕风捉影。可是当丹特也这么说时,朱利安就越发怀疑这种不安可能会成为真实的危险。

正当朱利安犹豫不决时,伊佩雅提出她的意见:“如果绕行的话,那就需要多走两天的路途。”

多走两天路,那就等于要在野外露宿两夜,这对于朱利安和丹特这两位经历过军旅生涯的汉子来说根本微不足道,可是伊佩雅的身份特殊,在野外呆得越久,面临的危险就越多。权衡之下,朱利安决定继续行程。反正一旦察觉到风头不对,以他和丹特的实力,护送伊佩雅原路折返应该是没问题的。

然而上天总爱开一些低级趣味的玩笑,人越是害怕发生并避之若浼的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就越大。

就在当他们快要接近伊佩雅口中所说的那条小河边时,丹特口中所说的杀气越来越浓烈地弥漫在四周沉闷的空气里,朱利安大汗淋漓,而且已经把长剑拨出剑鞘戒备。女皇一旦死在这荒山野岭就麻烦了,朱利安可承担不起这样的风险。正当他下令让丹特沿原途折返时,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打断了他的思绪。

“嗖”!

从树林深处射出一支利箭扑向马车。朱利安挥手一剑将箭挡开。虽然仅仅是在电光火石之间的一瞥,但朱利安却看得清清楚楚,那并不是按照严格的正规军队的规格制造的弩箭,只见铁制的箭头是罕见的十字形状,箭杆上雕着螺旋形的刻纹。从这种箭的奇特外型,以及箭射来的速度和劲度,朱利安推断这支箭是由一把重型石弩发射出来的,这种弩虽然是单兵装备,但由于过于沉重,不利于行动,所以一般应用于埋伏狙击或者定点防御。

由重型石弩射出来的箭初速极快,射程长远,中近距离发射甚至可以轻易穿透骑士的厚重铠甲。而这种奇形怪状的箭矢,十字形的铁矢和箭杆上的螺旋状刻纹,是为了使箭矢在射中人体产生高速旋转,将中箭部位附近的皮肉和内脏绞得撕巴烂,加重中箭之人的伤势,使其难以被及时救活,而要死去又要经历漫长的痛苦,由于这种箭过于歹毒,已被各国正规军队禁止装备,但仍有少量暗杀部队热衷于使用。

然而刚才这一箭的弹道偏得有些过分,即使放任不管,也不会射中马车,令朱利安感到不解,他想到其中有两个可能:一是使用者是个菜鸟;二是对方狙击的目标根本不是伊佩雅所坐的马车。

朱利安心中转念仅在一刹那,急促的脚步声从密集的树丛后传来,一位蒙着脸的男人从树丛中飞身跃出,拼命向前狂奔,可他当看就前方的一辆马车以及朱利安等人时,眼神中透露着愕然,脚下的步伐不由自主地放缓。可正是那一瞬间的犹豫让他断送了性命。

第二支弩箭紧追而至,从后背钻入体内和在前胸穿出体外几乎是同时发生,高速旋转的十字形箭头以极高的效率绞碎、撕裂人体组织,这个不幸的男人的身体就像被巨型魔兽咬了一口,碗口般大、血淋淋的空洞贯穿了前胸后背。可即便受到这么严重的致命伤,他仍然往前跑出5、6米才倒下。

这下朱利安顿时明白,之前那一箭并非针对他或者伊佩雅,他们只是不幸地遇上了流矢。

可未等朱利安调整好思绪,那男人背后的树丛里先后扑出5名穿着相同灰色服装的蒙面男子。前面四人分别手持短剑、飞钩、双匕首和鲨齿刃,跑在最后的那名灰衣人怀中抱着一具重装石弩。刚才那两箭应该就是他的杰作。

灰衣人围到倒地的男人身边,用脚尖一挑,将那男人的正面翻过来。他们摘下那重伤男人的蒙面布,却发出了令人不解的疾呼:“糟了,不是他!”

接着五人同时将视线往马车投过来。

“目标肯定在车上。”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4名手持的战武器的灰衣人齐涮涮向马车飞扑过去。

唯一没有扑过来的就是那位走在最后的弩手,他连忙为手中的重装石弩装上弩箭;可是朱利安眼疾手快,他第一时间判断这名弩手是五人当中威胁最大的,于是毫不犹豫地将手中的长剑掷了过去。

长剑在箭和弩还没接触之前就扎进了咽喉里,弩手显然意料不到有人能在这么远的距离上,投掷长剑的速度和精度比他手中的弩还要快,“咕嘟”地一声往后便倒。

同伴的瞬间倒下令正在冲前的其他四名灰衣人有所顾虑,脚步停了下来,但他们很快又默契地围着马车飞快跑动。在疾奔之中,他们的身影突然在消失,然后又突然出现,每一次消失、出现之后,他们距离马车就更接近一分。

朱利安立即就看出这是刺客的看家本领:潜行术。刺客通过高速移动,产生若干秒类似于隐形的效果,以此接近对手进行暗杀。可见这四个灰衣人都是职业刺客。

不过在朱利安看来,他们的潜行术根本就构不成丝毫威胁。因为刺客潜行术最具有威力的时候是在目标毫无察觉之前,如果被发现后演变成正面强攻,潜行术的作用就大打折扣,朱利安一声冷笑,从腰间抽出另一件武器:通体黝黑且刻满特殊魔法符文的“忏悔之泪”,策马往前冲去。

虽然他冲锋的方向看似什么都没有,但他知道敌人就在跟前;正好以隐形姿态移动到那个方位的刺客大惊失色,连忙举起手中的鲨齿刃抵挡。

两件兵器发出响亮的碰撞声,区区鲨齿刃又如何挡得住“忏悔之泪”由上而下的砍击?那名刺客连退数步,然后“蹬”地一声坐在地上,鲜血沿着他的蒙面布往下滴,可见那一下的冲击已经伤及了他的内脏,他握着鲨齿刃的那只手虎口也被震得裂开,若不是事先用布条将鲨齿刃缠在手上,只怕这件他唯一可以依仗的武器早已不知道飞到哪里去。

朱利安骑在高头大马上,俯视着跌坐在地上、仰视着自己的刺客,他看刺客的眼神,就像神明在九天之上俯瞰着地上的蝼蚁。

之前是因为看到这位年轻的骑士守在马车旁,不好下手,现在眼看对方主动冲出外围攻击自己的同伴,其他刺客知道这是天赐良机!手持匕首和短剑的两名刺客如同离弦之箭,往马车疾冲过去。因为守卫在马车前的只有一位形容枯槁的独臂男人,这个男人比起刚才骑士实在太好欺负了。剩下的那位使用飞钩的刺客则协助受伤的同伴,牵制住这个麻烦的骑士。只要等另外两名同伴成功解决了独臂男人,杀死车内的目标之后,他们就没必要和这么厉害的骑士缠绕下去。

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是实际上事与愿违。朱利安既然敢放胆离开马车主动发动攻击,是因为他对丹特的实力相当信任,同时也在心里取笑这几个刺客以貌取人的无知。丹特的快剑是连他朱利安都吃过大亏的,即使现在只剩下独臂,可朱利安不认为凭这那个刺客的身手可以在丹特身上讨到便宜。

另一方面,正常来说,面对徒步的对手,骑士会因心底里的荣誉感的作用下,以徒步方式与对方进行公平交战,因此在朱利安下马的一瞬间,就是这两名缠上他的刺客的最佳攻击时机,可是眼前这年轻人虽然身上穿着骑士战甲,却好像对骑士的荣誉感一点都不在乎,当下感到甚为头痛。

看着朱利安毫不在乎地仗着坐骑的优势,居高临下攻击着负伤的同伴,使用飞钩的刺客连续几次将飞钩甩过去,都被朱利安挡开或避开,始终未能为自己的同伴解围,当下气得破口大骂:“卑鄙!你太卑鄙无耻了!”

“哼!谁都有资格说我卑鄙无耻,但你们不能!”面对敌人的挑衅,朱利安至以毫不动容的冷笑。

负伤的刺客知道,他们已经不可能全身而退,于是拼着同归于尽的危险,迎着黝黑的剑身冲上去,挥舞着鲨齿刃砍向朱利安坐骑的前腿。最终他的手连同肩膀被“忏悔之泪”卸了下来,整个人断成两截;鲨齿刃却未能劈下的半条马毛。

不过他的牺牲并非没有价值的,至少将朱利安回剑的速度拖迟了半拍,给自己的同伴创造了机会。抛来的飞钩在黑色的长剑回成效将它挡格之前,成功地被拖着飞钩的铁链缠在了剑身,在惯性下又绕了几圈,死死地缠长剑。

“嘻嘻。抓到你了。”自认为得手的刺客冷笑几声,此刻朱利安坐在马背上不好发力,而他自己则脚踏实地、重心安稳,要拼蛮力的话,他理所当然地认为:朱利安要么被他接下马来,要么被迫放开手中的剑。不管哪一个结果都对他有利。

可是他选错了对手,而且错得相当离谱!

“白痴。”朱利安嘲讽一句。他抬起在掷出长剑后一直没用过的左手,抓住缠住了他武器的铁链,连扭腰的力量都用不上,把铁链往自己方向拉紧,双脚一夹马肚子:“驾!”

马匹嘶鸣一声,撒开四只蹄子飞奔而起。这个可怜的刺客,好不容易才牵制住对方,却没想到反过来被一人一马拖行在地上,由于他为更稳固地抓紧武器,将飞钩上铁链的另一端固定住自己的手臂,现在他根本无法解开,只能任由马匹拖着自己在乱石、树木之间撞得七荤八素。

在另一边,两名围攻马车的刺客为他们的轻敌付出了代价。理论上他们两人所使用的武器比对手的长剑更为灵捷,但这个独臂男人的挥剑速度完全出乎他们意料。丹特每一下攻击都刺向两人的致命要害,两名刺客为了防御和闪避已累得满头大汗,根本无力进攻,身上的数十处剑伤仍在继续增加,形势堪忧。

就在这时,使用双匕首的刺客突然发现车厢的窗户不知何时被拉开,正当他打算往窗内投出匕首时,瞳孔的影像突然定格在车中人的容貌上。

虽然伊佩雅那倾国倾城的美貌无可置疑,但真正令刺客惊呆的原因并不是她的美貌,而是她的性别。

“怎么是女人?搞错了,快撤!”

彬县妇幼怎么样
烟台市牟平区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哈尔滨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福建市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柳州治疗早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