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水皮杂谈统计局哪壶不开提哪壶0

2019-10-20 04:03: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水皮杂谈:统计局那壶不开提那壶

俗话说“那壶不开提那壶”。

春节后国家统计局就无意之中扮演了一个“杯具”的角色,一个2009年全国70个城市房价涨幅的数字将自己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两会”前已经备受包括水皮在内的公众质疑,“两会”开幕后更成为委员、代表现在的话题,逼得马建堂不得不承认统计方式存在缺陷。

水皮不知道有多少人相信1.5%这个数字的真实性,不少朋友调侃

,统计局的数字是点错了小数点,否则,如果房价的涨幅连银行的存款利息都不如的话,骂娘的就不是老百姓而是开发商了。

但是,2009年如果有开发商会骂娘的话,脑袋不是被门挤了就是被驴踢了,因为房价的涨幅之大实在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

,股价的涨幅都相形见绌,而实际上就连统计局在春节前自己的公告中也宣布全国的涨幅平均是24%。

这样的统计数据有什么意义呢?

老百姓不相信,中央领导也不相信,估计统计局的同志自己也不相信,连误导决策的作用都起不到,差不多就在有关方面对此作出解释的第二天,温总理就在新华上的交流中就房价专门作出回应,声称知道“蜗居”的滋味,提出了三年之内建设750万套保障用房,抑制投机性和投资性住房,惩处哄抬房价行为等多项措施,并且强硬地表示在自己的任内一定能够管理好房价。

房价的确已经到了不管理不行的地步。

对于目前的房价,我们一般有两个判断,一是房价过高,已经超越了一般居民的现实购买力,二是涨幅过大,已经超越了一般居民的收入增长。京沪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的房价即便降个50%,穷人也是买不起的,换句话讲,房子建得再多也和低收入人群没有关系;现在的市场是一个消灭中产阶级的市场,首先剥夺的是他们的幸福感,然后就是他们的财富,换句话讲,不断上涨的房价已经将房地产市场变成了一个富人“多杀多”的战场,房地产已经成为一种富人的游戏。很多人很困惑,房价这么高都被什么人买走了?答案就是无从投资的富人们,一会儿是温州人,一会儿是山西人,一会儿又是内蒙人,现在连东北人都开始拎着成袋的现钞参加了炒房军团,炒房已经成为一种“全国现象”。这种现象说明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中国的投资渠道狭窄,另一个问题是越来越厉害的贫富差距正在造成社会的撕裂,相比前者,后者更可怕。

中国拥有除住房之外流动性资产超过100万美元的百万富翁据称有近40万

,这个数字低于美国而高于日本,真实性不得而知。但是根据一般国家的统计规律,所谓“二八”现象是种普遍的现象,那就是20%左右的人群掌握着80%的国民资产,如果这个规律在中国成立,那么就可以得出一个大致的数字,中国的这些富人们掌握的财富至少不低于居民存款总额26万亿中的80%即20万亿,保守估计可以进入投资领域寻求保值增值的资金不会低于10万亿,这就是所谓的热钱,这部分国内的热钱流到那里

,那里就会形成短期的供不应求。流向股市,股市市值可以翻倍,流向房地产,房价同样可以翻倍,不对此进行有效的管理、疏导,如何了得?一方面房地产一旦沦为富人的玩具,本身也就失去社会民意不可持续,另外一方面对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同样是一个极大的伤害

。众所周知,城镇化恰恰是未来中国扩大内需最雄厚的潜力所在,也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内容,过高的房价不但透支未来,而且加重了城镇化的成本

,也是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都不能承受之重。

政府要不要管房价已经不成问题

,水皮相信在中国只要政府想管,没有管不住的事情,手段措施有的是,更何况决定房价的是地价,而地价高低完全政府说了算。但是如果不清楚高房价背后的贫富差异的实质,那么可能就是只治标而不能治本,房价管得了一时,管不了一世,管得了眼前,管不住明天,管得了今年,管不了明年。真正能解决问题的就是温总理在和友交流中提出的办法,提高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及个人工资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社会财富集中于少数人手中是不利于稳定的,再分配的调整势在必行,一次分配要兼顾效率和公平,二次分配就更要讲求公平和公正。


贵州癫痫医院好的
贵州最有名的癫痫病医院
六盘水专业的癫痫病医院
南阳龟头炎医院
遵义癲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