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泛亚信托重生迷局 原实际出资人欲夺回控制权

2019-12-04 13:59: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14年1月末,一则“泛亚重生”的消息引发信托业内的广泛关注,同时也震惊了泛亚信托实际出资人、实际控制人及股东。

作为泛亚信托实际出资人的海南农业租赁股份有限公司随后发表《情况说明》称:“作为泛亚信托的实际出资人、实际控制人及全体股东,我们从来没有同集团公司磋商过重整、重组事宜,也不同意省有关部门与亿利资源集团或其他企业达成的重整、重组协议。任何单位和个人在没有征得全体股东同意的情况下,签署的任何关于重整、重组的协议均属无效。”

2006年,泛亚信托因严重违法违规经营,由授权吉林银监局责令其停业整顿。由银监会委托东方资产管理公司组成停业整顿工作组。2010年由停业整顿工作组作为申请人,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

“至今,仍在破产程序中。”海南农业租赁相关负责人介绍。2013年8月,泛亚信托股东之一长春恒顺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依法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撤销破产裁定申请书、破产重整申请及破产重整计划,但至今没有接到任何书面答复。

“泛亚系”浮沉

吉林泛亚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是由1986年设立的中国(,)长春市信托投资公司改制而成的。公司注册地为吉林省长春市,注册资本3亿元。

2006年被责令停业整顿时,泛亚信托的5家股东分别是长春创世实业有限公司、长春恒顺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长春洪武实业有限公司、海南泰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珠海华裕达实业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是26.65%、23.32%、18.27%、15.88%、15.88%。

但是,泛亚信托的实际控制人是范日旭,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如果从股权关系上追溯,成立于1993年6月的海南农业租赁,法定代表人至今仍是范日旭,海南农业租赁持有长春恒顺40%的股权,后者是泛亚信托第二大股东。从范日旭案的相关判决资料中可以获悉,其他几家股东实际控制人也都是范日旭。不过,这几家股东法人因未按时申报年检,均被工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

范日旭依托泛亚信托在资本市场上打造了颇有名气的“泛亚系”,一度坐拥吉林轻工、北方五环、厦门国泰3家上市公司,被称为“隐形豪庄”。

2010年8月,范日旭因合同诈骗、欺诈发行债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虚报注册资本等5项罪名,被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并处罚金人民币357万元。

随后,范日旭提起上诉。2011年11年,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其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7万元。

股东与停业整顿小组之争

直到今年1月中旬的一则消息,“泛亚系”再次泛起波澜。

“2013年吉林省将积极推进泛亚信托破产重整,根据中国银监会要求,完成了配合亿利资源集团与泛亚信托4家债权人沟通相关工作。其中,人行长春中支、省中行已与亿利资源集团达成一致意见,省财政厅同意亿利资源提出的债务清偿方案,深圳安吉尔饮水集团有限公司对泛亚信托债权较少,亿利资源集团已与该债权人接触多次,取得了理解和支持。”吉林省当地媒体报道称。

“我们有资金、有能力对泛亚信托进行重整、重组,有权利自行选择战略投资伙伴。”针对上述消息,海南农业租赁在《情况说明》中回应。

长春恒顺于2013年8月向法院提出撤销破产裁定申请书、破产重整申请及破产重整计划。其中撤销破产裁定申请书针对的是2010年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10)长民破字第1号民事裁定书,受理泛亚信托停业整顿工作组的破产申请,泛亚信托进入破产程序,并指定东方资产管理公司长春办事处以及吉林省金融办职员组成破产管理人。

长春恒顺认为:“工作组是受国家银监会委托的临时机构,不具备民事主体资格,所以其不能以自己的名义申请泛亚信托破产。”

长春恒顺同时向法院提交了泛亚信托重整申请以及重整计划书。按照计划书,如果获准重整,“立即要求泛亚信托原股东补足注册资本3亿元用于偿还对外债务,余下债务由海南农业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或引进其他战略合作伙伴负责偿还,重整期限为一年,如到期仍不能偿还债务,愿意承担相应的责任。”

但是,这些努力最终都没有得到回应。多位律师表示,在这一案中,泛亚信托原股东争取权利的空间不大。

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法律人士表示:“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可以依法对该银行业金融机构实行接管或者促成机构重组,接管和机构重组依照有关法律和国务院的规定执行。信托业没有专门的信托业法,但可参照《商业银行法》,自接管开始之日起,由接管组织行使商业银行的经营管理权力。”也就是说,停业整顿工作组就相当于公司经营管理层。根据《破产法》,债务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重整、和解或者破产清算申请。这里的停业整顿工作组就相当于债务人。

也有法律人士提出,在停业整顿小组提出破产申请前,原有股东按道理有权利影响这一决定,比如股东有能力进行重整,或者破产条件不成立。但是实际中,待监管层接管的金融机构,往往已经存在严重经营管理问题。而且停业整顿小组往往代表的是监管的意志,最大程度地维护债权人的利益,而不是股东的利益,这是与平常经营管理层的区别。

“这一案例的关键是破产申请是否有效,因为一旦进入破产程序,原有股东就基本没有什么权利了,与进入重整有很大不同,重整计划是要征求股东意见。目前,如果泛亚信托仍在破产程序中,正在进行所谓的破产重整,应该只是资产的处置,更接近行政意义上的重整,并不是严格法律意义上的重整。”上述金融法律人士认为,即便是法院认定破产申请无效,原有股东因为有犯罪记录的,也很难从监管层换发新的金融许可证。

而上述海南农业租赁相关负责人则认为,金融机构实施破产的,国务院目前还没有具体实施办法。停业整顿小组接管的是公司的经营管理权,而不是所有权,所以监管机构(停业整顿小组)、公司(债务人)、债权人还是三个不同的主体,即便监管机构申请破产,股东也有权利提出重整。(编辑 马春园)

治疗小儿便秘
儿童中暑怎么办
儿童反复发烧
孩子一到晚上就咳嗽怎么回事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