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电大用户直购电扩容超预期或成电改唯一突破

2019-06-24 01:48:0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电]大用户直购电扩容超预期 或成电改唯一突破口

被383方案描述为改革方向

SMM讯:大用户直购电试点蹒跚前进10年后,迎来最明确支持信号。

2013年10月28日,国家工信部和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的通知》,明确提出支持各地开展规范的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并要求纠正各种变相的让利优惠行为。

在此之前,围绕直购电试点,屡屡有受益企业少、交易电量低于预期、变相支持高耗能产业等争议的声音。但随着电改的深入,竞价上的思路正在逐步显现。在近期中国官方高层智囊机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提出的一份改革方案(以下简称383方案)中,就在关于电力改革的章节,明确提出了引入大用户直购电,建立实时竞争发电市场。

可以说,直购电已到了从试点到大规模推广的时候,但仍需要用户、电企和电的三方配合。中国能源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推广直购电使电价进一步靠近市场化,打破电独买独卖的垄断格局或将成为电力改革的重要突破口之一。

简政放权引扩容冲动

10年仅7省获批,取消行政审批后,多地重启直购电试点。

在国家工信部和能源局这份通知中提出,支持各地开展规范的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在参与交易的标准和政策确定后,对符合条件的企业应一视同仁,科学制定工作方案和交易规则,在平等自愿的基础上开展电力直接交易。

另外,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的工作方案、交易规则、输配电价以及参与的标准、企业名单应予公布。

这份文件其实可以理解为对直购电的明确支持。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任浩宁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认为,自从2004年3月,国家发改委和原电监会推出《电力用户向发电企业直接购电试点暂行办法》,10年来受各种问题制约,直购电在中国一直处于小范围的试点,并没有得到大规模的推广。

今年8月起情况开始有所转变。新组建的国家能源局发布通知,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取消和下放包括行政项目审批权的要求,有关部门对于电力直接交易试点将不再进行行政审批。

取消行政审批, 引爆了各地开展直购电的热情。

10月10日,甘肃省印发《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试点实施细则》,正式启动大用户直购电试点。按照其方案,直接交易价格降幅不低于0.02元/千瓦时,其中,目录电价大工业类别中单列生产用电降幅不低于0.06元/千瓦时,具体价格由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协商。其中,基本电价标准中电量电价为0.096元/千瓦时,220千伏及以上为0.066元/千瓦时,110千伏为0.081元/千瓦时。

这个电价标准相比江苏等地的确便宜很多,主要是因为甘肃是电力较为富足的省份,而且现在甘肃的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装机容量也大幅提升,所以电力资源整体较为充沛。甘肃省发改委一位官员告诉本报,和往年的电力紧张不同,现在电力供需比较宽裕的情况下,开展直购电有利于调动发电企业的积极性,也利于企业降低成本。

同样是能源大省的山西,9月底收到了国家发改委下发的直购电批复,核定电量电价(不含线损)为0.078元/千瓦时,其中,220千伏用户为0.05元/千瓦时,110千伏用户为0.064元/千瓦时,每度电的降幅在0.03~0.04元。

四川省也在不久之前重启直购电试点,确定将第二重型机械集团、四川长虹电器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东方电气集团等24家电力用户参与2013年直接交易试点,直购电量总规模为90亿千瓦时,相当于四川省全社会用电量的二十分之一。

可以看出,此前仅有7省进行的小规模直购电试点,正在经历着全国范围内的新一轮扩容。

电改是唯一突破口?

电改十年电垄断难破,大用户直购电试点成竞价上推进突破口。

直购电能绕开电独买独卖的垄断格局,这对于致力于市场化的电力改革而言,是一条相对容易实现的路。

1996年起实施的《电力法》中规定,发电企业不能够获得供电许可证以及营业执照,也不具有直接供电的资格和权利。按照2002年启动的电力改革思路,要实现厂分开、主辅分离、输配分开、竞价上,最终实现市场化的电价形成机制,让电力企业和大用户开展直接供电试点也在此时被第一次提出。然而,直至目前,只有厂分开基本实现,主辅分离仍不彻底,输配分开、竞价上以及电价市场化更是遥不可望。

随着电改启动而生的电监会,虽然作为一个正部级单位, 但其被国家赋予的11项主要职责中并无涉及价格和资格准入,仅具备监察和按照国务院的部署,组织实施电力体制改革方案,提出深化改革的建议。没有实权的电监会自然无法落实2002年电力改革,更在3月10日并入国家能源局。

但是电监会在履职期间出台了《输配电成本监管暂行办法》,并在2012年先后赴江苏、南方电开展输配电成本监管调研,并在苏州、深圳开展输配电财务及成本独立核算试点,为推动输配分开提供了决策依据。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推广大用户直购电或许是进行电力改革唯一的选择和突破口。韩晓平告诉,让用电企业参与到改革中,能够增加其自主选择权,促进发电企业的竞争,对于打破垄断有着最为明确的动力。另一方面,开展直购电使得输配电价得到明确,解决了此前存在的各种各样的电价交叉补贴问题,避免过多的行政干预,能够完善电价的形成机制。

10月26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首次对外公布其改革方案,其中对于电改做了明确,提出实行大用户直购电,建立实时竞争发电市场,开展竞价上,形成以双边合同市场为主、实时竞争市场为辅的竞争性电力市场等内容。 该报告研究团队的核心人物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鹤被外界视为是领导层的重要幕僚。

中金公司在其发布的研究报告中认为,未来电改主要围绕电展开,改变目前的电力调度格局和电价定价机制,电侧垄断地位被削弱。而竞价上是一个持续推进的过程,大用户直购电将是推广竞价上的一个试点项目,推广力度有望超预期。

改革之后,未来电力改革的重心在电,改革的目的在于理顺价格机制。终端电价可以反映出上游能源价格的变化趋势、客户用电属性的区别,同时使发电企业通过价格让利来获取更多利用小时。而电的利润可能由目前的获取电价差模式,转变为稳定的过路费模式。

任浩宁告诉,从此前多省的直购电交易情况来看,还属于拉郎配式的行政干预,后期要发展直购电,应该充分调动发电企业、电公司以及用电企业三方的积极性,建立一个长效机制。

相关报道 高耗能监管仍存难题

直购电交易因电价明显低于上电价而受到了企业追捧。但是在以往的试点中,直购电地方政府用于支持一些高耗能、高污染的行业,也成为直购电获准大规模推行的顾虑之一。

以电解铝行业为例,其生产每吨原铝耗电13000~14000度,而电解铝成本中电价占35%~40%。然而,作为一个高耗能、高污染受国家政策限制的行业,直购电却给了这些企业降低成本、甚至扩大规模的契机。

陕西铜川铝业有限公司是入选2009年国家15家直购电试点电解铝企业名单之一。年产电解铝25万吨,年用电量38亿千瓦时。据公开消息显示,陕西铜川铝业通过直购电,每年减少的电力成本就高达2亿元。

《中国经营报》了解到,今年在陕西省铜川市发改委的协调下,由铜川铝业和华能陕西发电公司开展了直购电交易,协商电价为0.05元/千瓦时。值得一提的是,铜川市发改委还多次向陕西省发改委汇报铜川铝业公司经营的实际困难、铜川铝业对铜川的贡献和带动效应,要求陕西省和铜川市两级政府财政分担0.02分/千瓦时,用于扶持铜川铝业用电。而这类通过行政手段指定交易对象、电量和电价,已经违反了国家关于直购电自主交易的原则。

另外,陕西省发改委还给了华能陕西发电公司4亿千瓦时发电量计划要求,专项用于铜川铝业公司供电问题。在本报采访中,其负责电力的总经理等人士均以不知情政策敏感等理由拒绝对此事置评。

此前,国家能源局监管总监、原国家电监会总监谭荣尧曾明确表示,清理高耗能产业优惠电价与实施大客户直购电并不冲突,国家规定淘汰和限制的产业及企业一定不能参与到大客户直购电试点里。然而在一些地方,特别是新疆、宁夏、甘肃、陕西等承接企业西进的地区,传统的高耗能企业依然是拉动地方经济的重要力量,国家关于直购电的限制要求似乎只是空谈。

此次国家工信部和能源局通知中,将这类监管加强作为一项重要内容,要求各地开展自查,不得通过行政手段指定直接交易的对象、电量和电价,不得指定交易的降价优惠幅度。对于已出台有关政策但尚未组织实施的,要求停止。

在中国能源首席信息官韩晓平、美财社首席分析师黄少雄等业内人士看来,像电解铝、钢铁、水泥这样的高耗能产业,本身就是处于国家淘汰落后、过剩产能的政策管控中,而且这些行业造成的污染又十分严重,如果地方政府还一味地对这些行业进行电价支持,那么就会陷入恶性循环,产业转型升级和节能减排难以落实。

现在国家能源局重组之后,能源局各派出机构有了对地方电力违法监管的权力。韩晓平表示,在审批权下放之后,下一步地方的能源局、环保部门也应当加强对直购电的监管。

2013年电力改革进程

3月18日

根据全国人大刚刚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国务院将现国家能源局、电监会的职责整合,重新组建新的国家能源局。原国家电监会主席吴新雄已被宣布出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兼国家能源局局长。

5月

国务院批准《关于2013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出推进电价改革,简化销售电价分类,扩大工商业用电同价实施范围,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和水电、核电上价格形成机制,推进大用户直购电和售电侧电力体制改革试点。

6月

发改委调整和规范销售电价分类结构,由原先8大类销售电价归并为3个类别。发改委在部署2013年全国电力迎峰度夏工作时,明确提出积极推进电煤市场化改革和售电侧电力体制改革试点。

8月

国家能源局发布了《关于当前开展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有关事项的通知》。 今后国家有关部门对于电力直接交易试点将不再进行行政审批。各地必须加快推进电输配电价测算核准工作。核批输配电价的省份,按照核批的标准执行。未核批的省份,依据国家发改委相关输配电价计算公式,抓紧测算后按程序报批。

9月中旬

国家能源局召开的干部大会上, 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谈下一阶段工作时,重点提进一步推进能源体制改革,创新能源管理机制。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加强市场公平性、电力安全、人民群众用电满意工程和能源相关法律法规、规划、政策落实情况监管。

10月28日

能源局和工信部发布《规范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的通知,《通知》支持各地开展规范的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并且要求加强监督管理。两部门称,最近发现,部分省(区)利用行政手段,强制指定交易对象、交易电量和交易价格。

新零售是什么
微信里的微店怎么开
拼团小程序免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