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走尸档案 第一卷 黄巢寻尸 第一章 龙组来了

2019-12-04 09:39: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走尸档案 第一卷 黄巢寻尸 第一章 龙组来了

我本想找龙组疏通一下这件事儿,帮三子观一个忙,好歹现在不也是我自己的师门吗?谁知道龙组那帮人,居然这么能折腾,还要实地考察,真是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

回到霜降峰时,刚进竹舍就被天勤给拦住了,一瞅见他询问的眼神,我便头皮发麻,干笑道:“已经通知到龙组了。”

“他们怎么说?”

我觉得自己如果说出真相,很可能会被他打死,苦着脸道:“龙组的人大概不太信,说要来实地考察。”

天勤面露惊讶之色,随即眉头紧皱,道:“怎么个考察法?”

“听里的意思,好像是打算去禁地考察。”

“荒唐!”天勤猛地喝了一声,道:“那地方不能去。”

我没吭声,两人对视片刻,天勤叹了口气,道:“你是好心,这事不怪你。那个龙组的人,你之前打过交道吗?”我摇了摇头,心说自己没打过交道,不过周玄业却打过,听当时周玄业的描述,龙组的人虽然说不上好相处,但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

我将自己知道的情况一说,天勤道:“那只能等他们来了,再规劝一番了。”

“都怪我,早知道就不急急忙忙找他们了。”

天勤道:“虽然是个麻烦,但也是个突破口,目前唯一的办法,也只求能说动他们,这件事情,你有功无过,不必自责。”

我瞬间对他的态度改观了,虽然严厉,但还是很讲道理的。不过等谭刃知道这事儿后,和天勤的态度却是完全不同,将我骂的狗血淋头不必说,我俩就差其掐架了,你说同样是人,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哦,我又忘了,他不是人……

龙组的人来的很快,第二天早上就到了。

由于事先知会过,再加上这次是有求于人,所以我们内门这帮平日里牛逼哄哄的人,这次都出来迎接了。那帮人一到,我不由暗道:嚯,好大的阵仗。

只见一共来了五个人,两女三男,穿着户外服,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装备包,人人都是面无表情,下巴微抬,高傲之态尽显无疑。

作为下一任观主,主要的接待任务,自然落在了天勤身上,我们其余人则送些茶水点心便各自散去。几人一直聊到了两个多小时才出来。

将人送到客房后,我们一帮人围上去,赶紧问天勤谈的如何。

不过看他的脸色,估计没有谈成。

果然,只听他道:“他们要去禁地考察。”

黄连立刻跳了起来,道:“有什么好考察的,那地方煞气那么重,鸟兽绝迹,没有什么看头啊。他们考察这个干什么?”

天勤摇头,道:“他们说,这件事情,是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既然有事情,就要弄清楚,否则我们空口无凭,他们就不会出手。”

我暗骂一声,道:“师兄,那这事儿就算定了?”

天勤点了下头,顿了顿,道:“我陪他们一起进去。”

众人大惊,洪流道:“二师兄,万万不可,你不能出事啊。”

天勤道:“在其位,谋其事,你们叫我师兄,这种时候,自然该我出头。”我虽然知道天勤在谭刃死后,取代了谭刃的位置,是三子观内门中的第一号人物,但至今为止,我还真不知道他有什么特别的本事,因此他这么一说,我不禁道:“师兄,你行不行啊?要不……让孤鸿师兄去吧。”

在我看来,坤道的孤鸿虽然和我们不对盘,但她走的是尸道,除了周玄业,门内武力值最高的应该就是她了,让天勤这个三子观‘总管’去,不如让她去。

此言一出,黄连拍手称是,说:“对啊,小师弟这个主意好!孤鸿是咱们之中最能打的……嘶,也不行,那地方的煞气太重,容易冲尸,尸道进去,不一定能讨到便宜,要我说咱们最好谁也别去,让龙组的人自己进去折腾。”

天勤道:“如果他们真出了什么事,能有人活着出来还算好的,要全军覆没在里面,没有人出来解释,咱们也会背黑锅,我们必须得有一个人跟着进去。”

正当我们讨论间,忽听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我去。”

这声音不是别人,赫然是我所熟悉的谭龟毛的调子。众人侧头一看,才发现谭龟毛竟然‘纡尊降贵’跑我们这儿来了,他不在上面待着,而是来这儿,还真是头一遭。

由于峰顶处和峰腰处有一定的距离,所以最近我和谭龟毛不怎么见面。

“大师兄。”

“大师兄你怎么来了。”

这丫还是很有威望的,黄连等人立刻打招呼,让出了一条道来。

天勤闻言皱眉,道:“师兄,你、你的情况……不能去。”

“我最适合去,我是尸王,也是你们的师兄。”谭龟毛不咸不淡的说完,冲我抬了抬下巴,道:“你也跟着去。”

我差点儿没吐血,道:“不是……你是大师兄,你去,你拽上我干什么?”这谭龟毛,怎么这么会找事儿,他这种时候出什么头?出头也就算了,别把我拉上啊。

谭刃道:“我现在是你的炼尸,虽然你没有什么能力,但有你在,才可以尽量发挥我的用处。”

他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觉得不是滋味儿,便道:“什么用处不用处的,你是我兄弟,上次说你是我奴才,那是我开玩笑的,你可别往心里去。”

谭龟毛难得笑了一下,说:“我知道。”

我见他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不由得仰天长叹:“自从你当我老板开始,我就没有过过消停日子;也罢,谁让咱们都是一家人了,我今天为了周边民众,就舍身取义,舍命陪君子,去就去!”

谭刃递给我一个看白痴的眼神,不冷不淡的说道:“不是为了舍身取义,是搞开发后游客会变多,又脏又吵,我烦那些人。”

“……”你就这么实话说真的好吗?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抢占道德的制高点,让自己处于一种光辉的形象之中吗?也是啊,就这龟毛的性格,再加上身为尸王,大半辈子都注定要在这三子观渡过,肯定不希望自己师门的环境太糟糕。

我噎了一下,便问天勤什么时候动身。

他对谭龟毛是盲目崇拜的,知道没办法改变谭刃的意思,只得叹了口气,道:“他们很急,想下午就动身。”

谭刃道:“推到明天,既然要去禁地,就要做完全的准备。”

天勤点头称是,说那帮人在休息,中午再去跟他们谈。

紧接着谭刃就回了上峰,我也顺便跟着去,无虚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听完后沉默不语,须臾,才对谭刃道:“既然如此,确实要做足准备

。”

说完,对我道:“那枚魂镇还在你手上,我也就不收回来了,它可以护你的心神不被禁地的阴煞之气影响,你进去之后,那东西不可离身。”

“是。”我点了点头,心里有些感动,这种来自长辈的关心和叮嘱,对我这种出身的人来说,难能可贵。这一刻,我决定要尽全力,解决这次禁地的危机。

无虚紧接着又起身,去后堂取了些东西来。

一共三样,分别用三个木匣子装着。

第一个木匣子中,放的是一把七星短剑;第二个木匣子中,放着的是一面八卦镜;第三个木匣中,却放着一枚符咒。

七星剑和那八卦镜我知道,之前就听黄连等人说过,都是驱邪斩煞的宝贝,但那木匣子中的符咒,却让我有些不解,不由道:“师父,这是什么东西?”

我将那玩意儿从木匣子中拿了出来,放在手中观看,由于是折成三角形的,所以我看不见里面的符文。

无虚道:“降神符。”

我倒抽一口凉气,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

北京国仁医院徐俊
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怎么样
长沙男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癫痫专科医院在哪里
济南治疗癫痫到哪里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