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血与火的赞歌 第5节 安迪.巴莱特

2020-01-16 18:12: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血与火的赞歌 第5节 安迪.巴莱特

雷恩身形消瘦,黑色头发只留寸长,他比培迪小一岁,是克鲁城城堡里一位木匠的儿子,在他十岁的时候就被尼克大公选中,送到帝都成为培迪的扈从。

他刚来治安所上班的时候,被所里的警卫称之为“克鲁城小少爷的保姆”。

很快,消息传入培迪的耳中,他询问奥瓦都有谁这样称呼雷恩,奥瓦如实禀告。第二天,三分之一的警卫被各种理由停职,此后,城南治安所里的警卫再也不敢在背后议论他们的长官,至少表面上不敢。

培迪说话的时候雷恩从不打断,他只是默默的点头。

没几分钟,培迪就交代完毕,雷恩便告辞离开。

当培迪再次回到他鹿皮沙发上的时候,咖啡已经凉了,不过培迪毫不介意,还煞有其事的端起来慢慢品尝。

翻看档案。

一张魔法照片非常显眼,一张很年轻的脸。

军部次官名叫戈登艾尔,拥有男爵爵位,没有封地,才三十二岁。

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他的岳父是帝都最有钱的商人——菲特侯爵,如果不出意外,在他四十岁之前很有可能成为帝国军务大臣,伴随在帝国皇帝身边。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成为了泡影。

戈登艾尔遇害的时间是在1215年3月28日下午五点多一点,他被刺死在自己的马车内,同时遇害的还有他的有两名随从和一名马夫。

而且,案发地点居然就在军部的大门口!

当时值班的军部大楼守卫和路过的官员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因为军部大门外的马车实在太多。

直到车厢里渗出血迹,守卫们才发现异常。

根据后来警卫处的调查报告显示,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戈登艾尔男爵已经死了整整45分钟。

皇帝陛下在第一时间召见了警卫处长格斯艾尔爵士,授权他调动城防营五千官兵对整座苏克城实行地毯式搜寻,甚至半个月后的今天,整座帝都都处在外松内紧的状态。

但至今一无所获。

探员询问过当值的守卫和那段时间经过的军部官员,他们都声称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所以,到目前为止,整个案子的线索只有一组宽大的脚印,四名死者颈部被疑似匕首类武器造成的致命伤,以及死者身中的元素剧毒。

第一时间排列出来的怀疑的对象多得数不过来。

探员们只好先从那段时间路过的官员开始排查,但至今没有新的发现,最后又扩大排查范围,但这种查案的方式无异于大海捞针。

培迪看完卷宗之后,便随手把一叠资料扔在办公桌上,然后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这是一件相当麻烦的案子,说实话,培迪不想贸然参与进去,他很有自知之明,这种案子对他这个小小的治安官来说,根本就不是一个层级的。

但现在他手上有一条线索,如果不查,又心痒难耐。

交上去?谁能甘心?

“培迪,培迪。”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外面传来一阵熟悉叫喊声。

培迪苦笑,快速把卷宗放进办公桌的抽屉中。

敲门自然是没有的,推门而进的是培迪的表弟,特瓦克城巴莱特公爵的小儿子,安迪.巴莱特。

自从培迪的哥哥奥玛回到克鲁城处理领地事务之后,这位安迪表弟便成为培迪的童年玩伴,而且他们一同在光辉教堂接受圣骑士的训练,同为杰弗里德主教的弟子。

但安迪没有培迪用功,直到现在他还不能熟练的运用圣力,没有得到圣骑士的身份水晶,所以,他不能对外声称自己的是圣骑士,也不能在光辉教堂外使用圣力。

“嘿,培迪,说好的,今天晚上去神圣光辉大剧院看话剧的,我想你应该提前买好票了吧?”安迪一走进办公室就大声嚷嚷,说完后更是拿起桌上的糕点开始享用。

“美味的糕点,是玛乔丽糕点店买的吧?你薪水多少?能天天享用这样的糕点?”安迪边吃边说,突然他神秘的一笑压低声音问道:“你不会收取贿赂了吧?我以前就听说警卫处黑色收入蛮多的。”

“这么好吃的糕点都堵不住你的嘴吗?亲爱的表弟。”培迪脸上带着微笑。

“说好的,在外面不准叫我表弟。”安迪煞有其事的说道,他一头金色的卷发涂抹着他们高地草原的特质香油,一身白色的丝质长衫,胸前一副嘶叫的高地战马绣得栩栩如生,那是他们巴莱特家族的家徽。

“你的票呢?”安迪再问,脸上很是期待。

培迪摇摇头,“还没有去买,我很忙的,不像你每天训练完成之后就无所事事。”

“忙?”安迪讥笑,“忙的天天在办公室打瞌睡?我可好心提醒你,神圣光辉大剧院每天的票可都是供不应求,如果你不早一点去排队购票,会让你两位妹妹白白期待这么长的时间。”

“是你自己期待的吧。”培迪无奈的笑了笑。

“你自己说的,领到第一份薪水后就请我们去看话剧,我可是从十岁就开始在憧憬自己进入大剧院时的场景。”

说道这里,安迪压低声音说道:“也不知道帕特维德大公当初在制定‘贵族法则’的时候,为什么非要规定贵族家庭十八周岁以下的孩子,在参加娱乐活动的时候都必须自掏腰包,难道他老家人不知道我们在十八岁以前根本就没有收入来源吗?而且,谁规定看话剧是娱乐活动的?”

“最要命的是我们那两位尊敬的父亲大人,居然还傻傻的遵守着这条法则,他们难道不知道现在早就没有人在意那所谓的‘贵族法则’了吗?”

“父亲和舅舅并没有错,这段法令很好的限制了贵族的腐化堕落。”培迪对这条法令倒是挺赞成的。

“有什么用?现在帝国还有几个家族相信‘贵族法则’?”安迪摇头咬牙切齿的说道:“除了我们的父亲…嘿,别说那些没有的,赶快去买票,不然真的没有了。”

“至于吗?”培迪摊摊手。

“至于!”安迪认真的神情就好像在光辉教堂进行着神圣的祈祷,“你最好的听我的,如果不想让你两位妹妹失望的话。”

“好,你说了算。”培迪快速锁上办公桌的抽屉。

武汉总医院怎么样
德宏州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癫痫能治吗
云南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西安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分享到: